梅子结

【喻黄喻】Endless Story

喻黄短篇,有点小悲,BE预警

为毛有种喻黄喻的感觉。。。

黄少天吸血鬼设定,喻文州卧病多年设定(你喵蛋这是什么鬼设定

OOC什么的是肯定有的

凑合着看

以上~

-----------------------------------------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认识他的呢。

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喻文州经常会这样想。

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喻文州和往常一样翻开一本书,手抚在书页上久久没有翻页。风吹动了没有关紧的窗,带起了洁白的窗帘,床头的百合花香蔓延在整个病房。

喻文州的床位周围好似无视了医院里的喧闹繁忙,闭着眼静静地聆听着窗外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喻文州抬头问道,“你在做些什么?”

被唤作的人惊讶的抬头,随即露出了大大的微笑,“被发现了?”但却丝毫没有被人发现的窘迫。

“呀,真不可思议呢居然会被人发现,我一向认为我已经很隐蔽了才对,果然不该贸然到病房内偷吗,但是最近这几个星期的存量真的不够了啊,早知道当初就不离家出走好了。”

“偷?你在偷什么?”面对着病房内多出来的陌生人,喻文州并没有感到害怕,眼前的人好似太阳一般闪烁着光芒,喻文州笑着问道。

“诶?就是这个啊,血袋。”说着黄少天露出了尖牙。

“嘻嘻,我是吸血鬼啊。”


喻文州是不相信西方的传说的,眼前自称为吸血鬼的少年喃喃不休地说着,说着自己离家出走的经过,说着自己各大医院偷血袋的艰辛。末了,才反应过来似的摸摸下巴,“你相信我说的吗?”

“为什么不呢?”喻文州反问道。

黄少天捏着手中已经挤不出来什么东西的血袋,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问着,“说起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我对声音比较敏感,”喻文州顿了顿,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我看不见。”

黄少天看着这个淡然地说着我看不见的人,明明看不见这大千世界,但眼前的人好似完全不在意似的。

 “你看不见?怎么会,明明长了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我活了几百年了也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眼睛。”说着黄少天凑上前去,盯着那双狭长的眼睛看了好久,而喻文州也像是知道黄少天走近了的样子,原本游离在外的眼神往回缩了缩,但终究,没有同黄少天的眼睛对上。

“你真的看不见。”黄少天退后两步倚靠在窗台上,“这样也好,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就算偷血袋也不会被发现了。”

“吸血鬼难道不应该去吸人的血吗?”喻文州并没有在自己眼睛的事情上纠结。

“这是什么时代的传说故事!现实世界的吸血鬼活的可是很辛苦的啊。”黄少天拍着窗框愤愤地说,“以前的确是吸人血的,但现在连吃血袋也要偷偷摸摸地,不要以为吸血鬼的生活就那么高雅好不好!我离家出走的原因就是因为根本吃不饱啊,叶修那个混蛋每次都会把我的份吃掉,你能忍吗能忍吗!”

说道一半便被打断,喻文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有人来了,你先走吧。”

刚说完走廊上便传来了脚步声,黄少天灵活地翻上窗,走之前回头看着喻文州,“我叫黄少天,有空来找你玩!”语毕,黄少天敏捷地纵身跃下6楼的窗,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喻文州听着病房里没有了声响,不禁笑了,心里默念着吸血鬼的名字。

黄少天


-------------------------------------------- 

再次见到黄少天是在一周之后,当喻文州再次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对着传来的方向笑着,虽然看不见但语气里却是满满的笃定,“好久不见,黄少天。”

“哟!好久不见,你居然能记得住我的名字。说起来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从名牌上看和自我介绍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来来来让我们再来一遍。”黄少天走到喻文州的病床前,伸出手叠在喻文州的手背上,“好久不见,我叫黄少天。”

喻文州反握住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 “好久不见。” 勾起唇角笑道,“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的手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冰凉,宽厚的手掌和凸起的骨节就像他本人一样散发着光芒,相比较之下,长期卧床的喻文州反倒显得单薄很多,食指指尖上生出了与其他手指不同的覆盖着薄薄一层茧子。黄少天有些疑惑地抚摸着那块薄茧。

喻文州指了指膝上的书,“看盲文看的。”黄少天伸手拿过那本异常厚而重的盲文书,轻微的血丝的味道吸引了他,翻了半天,终于在一页上发现了血的痕迹。

“怎么会有血?”黄少天什么也没有想脱口而出,话刚说完他就知道答案了。

细长的血痕均匀地覆盖在凸起的盲文上,深深浅浅地划过了好几行。这是手指磨破的痕迹吧。黄少天把脸凑到书上贪婪地闻着遗留下的味道。渐渐地反应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猛地推过手中的书跃到窗旁。

“天,你血的味道真好闻,以后可被让我闻到。不知道哪天你就失血身亡了。”黄少天趴在窗户上吹着拂面而来的风,过滤掉令人陶醉的香味。

喻文州见状合起手中的书,对着窗户旁边的人问道,“今天天气怎么样?”

原本一句像是在敷衍人的一句话,现在竟变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消遣,喻文州自嘲的笑了笑,不远处的黄少天却已经开始一本正经地说了起来。

从天气说到不远处的花坛再说到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繁忙医院,住院多年的喻文州此时此刻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不同于平日里听来的声音,一切的一切在黄少天的口中变化成色彩,此时的喻文州比以往更加的憧憬着拥有着颜色的世界。

黄少天就这样自顾自地不知道讲了多久,他已经很久没有说了这么多了,当他停下来转头询问着什么的时候,看到喻文州已经侧着头睡着了。

讲了太久了吧,看着窗外已经夕阳西下,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身子帮他躺下,又帮他整理好被角。黄少天动作轻柔地让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今天他拥有了太多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特地地去看望一个人类,第一次有人听他说话听这么久,并且不感到厌烦,第一次为人类的血而差点失控。

也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黄少天附身轻轻地吻在了喻文州的额上,又随即移开,飘渺的吻像不曾存在过似的转瞬而逝。黄少天转身离开了病房,他比谁都清楚,他和喻文州之间没有未来。

因为当初吸引着他来到喻文州病房的原因就是

喻文州身上带着的,挥散不去的死亡的味道。

------------------------------------------


“叶修帮个忙呗。”叶修看着不断凑近并且脸上写满了不怀好意四个字的黄少天,完全没有犹豫,用爪拍开。“走走走,小孩子一边玩去,没看见哥现在很忙吗?”

“叶修拜托了就这一个啊,我黄少天帮了你那么多就这一次也死不了,再说了也不是什么难事,以你的水平这可是很简单的啊,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忙的感觉,而且啊……”

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看着伸过来的三根手指头,黄少天大叫道“叶修你妹!太黑了吧!一个人的资料居然收我三袋血袋!你这是故意不让我从你这里拿情报的吧,对吧对吧对吧!”

看着喃喃不休完全没有停下来意向的黄少天,叶修不禁扶额,“这是业内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哥在这一行一向很有职业水准的,爱要不要。顺便一提我要O型血的。”

黄少天嘴里嘀咕着什么但还是交上了三袋血袋,“不就是个情报贩子吗,还挑三拣四的,O型血现在货源可是很紧张的,再说了谁相信你有职业道德啊。”

叶修完全无视了黄少天的话,伸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几张纸递过去,“唔,你要的关于喻文州的资料。话说这个程度的资料你怎么不自己去查啊,啧啧喜欢上人家还不敢去问,黄少天你也够纯情的啊。”

“叶修你妹!我这不是怕被魏老大发现吗,要是被他发现我在调查人类还不得被活扒掉一层皮,这事你可不许说出去啊,要不然弄死你。这点职业道德要是你还没有的话你这情报贩子也不用当了。”

“不过我说,黄少天”叶修说着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严肃地看着黄少天,“我劝你还是早点收手吧。你也知道的,我们和人类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你想让他变成我们这样。”

黄少天摆了摆手,“我怎么可能让他变成向我们这样死不了的怪东西。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看着黄少天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叶修叹着气准备联系魏琛,“别怪我,这件事真的不相信你能自己处理好。”


-----------------------------------------


自从上次黄少天来过之后,喻文州发现黄少天来他这里的次数和频率都变多了。原本安静的病房里传出来些许生机,连来注射的小护士也打趣的问喻文州是不是恋爱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突然间精神这么多。


是啊,真的是恋上了。


虽然看不见黄少天,但是喻文州能够从他的声音里想象出黄少天的样子,脸上肯定是带着不变的灿烂笑容,如果能看到的话一定要看看他说话时候的神采飞扬。

这一天,当黄少天同往常一样来到喻文州的病房滔滔不绝地讲着,喻文州轻轻地拉了黄少天的袖子,示意着有人来了,黄少天飞快地回握了喻文州的手,灵巧地藏了起来。

“文州,最近怎么样?”

进来的人身穿着白大褂,远远地就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水气息。

“王大夫,”喻文州点头回应着,“一切都好,和平常一样。”

王杰希看着眼前脸色愈发苍白的人,向他解释道,“你的家人的决定还是那样,你真的不打算做手术了吗?”

“不用了,王大夫以前也说过的,手术对我来说也只是能够减缓病情罢了,没有必要再去麻烦了。”喻文州摇着头,低声说着,好似不希望有人听到似的。

“也好,最近如果你想出院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趁着最后的这点时间出去看看吧。”王杰希说着带上了病房内的门离开了。


喻文州望着某个角落,直觉告诉着他黄少天就在那里。

“少天。”

“少天,不要躲了,我知道你在那里。”

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脚步声靠近,喻文州伸出手想要抓些什么。

一只宽大的手掌包裹住了喻文州茫然挥舞着的双手,黄少天坐在床边,将喻文州的手带到自己的脸上。

“文州,我。”黄少天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该说些什么,我其实在就知道你的寿命不长了,我想把你变成我这样,这样的话你就能永远的在我的身边了,黄少天沉默着,任由喻文州苍白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蓦地,喻文州笑出声来,“原来少天长得是这个样子。”

喻文州冰凉的手划过黄少天的眼,蹭过黄少天的鼻,抹过黄少天的唇。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将黄少天整个人往他自己的方向带过,脸凑上前去,将自己的唇附上。

颤抖的唇上没有一丝血色,冰凉的触感让黄少天不禁发颤。黄少天舔着喻文州有些干涸的唇角,喃喃地念着喻文州的名字。这是一个绵长的吻,不带有一丝的情欲。

黄少天靠在喻文州的胸前,听着他胸口源源不断的心跳声。“文州,我……我想让你变成我这样。”黄少天顿了顿,将头埋在喻文州的肩窝里,“但是我不能… …我怎么能忍心让你度过那么久的黑夜,永无止境的生命真的是太残酷了……但是我…”

“我知道。”喻文州磨蹭着黄少天的头发,打住了他的自责,“这样就好,这样就够了。”


一个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恋情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更何况是喻文州这样一个在生命的悬崖边垂死挣扎着的人和拥有永恒生命的吸血鬼。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只愿你能够记住我的名字,能够想得起我的声音,能够回忆起我们共度的,对于你来讲只是一瞬间的时光。

那段无法忘记的回忆,也定会成为永不完结的故事。


黄少天看着怀里的人渐渐失去原有的温度,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终听不到原有的鼓动。轻轻地咬在喻文州的肩头上,却终归没有咬破。用尖牙蹭着已经失去热度的皮肤,一遍遍低喃着喻文州的名字。“喻文州,你在哪里,我还没有对你说我爱你呢。不要走……”

泪水浸湿了病服,黄少天颤抖着双肩没有哭出声音。要是把喻文州吵醒了就不好了。


我们原本可以拥有太多的结局

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去

一直

想要告诉你

直到永远


END


----------------------------------------------------------------------------


坚持看到这里的你肯定会发现,这特么就是BE哪里来的小悲

endless story是伊藤由奈的一首歌,也是NANA里面的一首

最后一段也是从endless story里面改编出来的

刚开始写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写这样的结局

刚开始的时候想就把喻文州变成吸血鬼一直在一起好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写法写法就变成BE了。。。

盲人的设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还有就是我这个明明很坚定地喻黄党居然写出了黄喻的感觉。。。

总之是一篇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文。。。

你喵蛋看的我也好想哭啊这真的是我写的吧。。。

下次试试看欢乐的文好了。。。

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

lo主这么唠叨真的是。。。对不住各位啊

那么期待着下一篇文吧(你妹有人会去期待吗!!(会有的吧?

   
评论(9)
热度(32)
  1. 青犯梅子结 转载了此文字
    BE……
这里梅子。叫法随意。
本性是杂食
掉进全职深坑至今未爬出来,每到边缘就被人一脚踹回去
怪谁呢⊙ω⊙
恩还有就是。。。特别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