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结

【喻黄】漫画家与责编的日常(下)

起名苦手。。。

漫画家背景

漫画家黄少与责编喻文州

人物OOC

请谨慎食用

上篇请走这里

以上~


----------------------------------------------------------------------------


喻文州是从很早开始就知道黄少天的。

不是因为黄少天的话唠,而是因为他的漫画。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当他第一次看到夜雨声烦的作品时便被他的漫画吸引。

夜雨声烦早期的风格与现在的王道少年热血漫画有着天差地别。那是黑暗的话题,刻薄的讽刺着社会现象,但又巧妙地没有过界,每次都是打着擦边球通过审核,但又无法否认那其中吸引人的力量。

腐败,混沌,虚伪的微笑。

叛逆,自杀,死亡的渴望。

那时刚刚大学毕业的喻文州读到了夜雨声烦的作品,从此便决心要见到这样的一位漫画家。



第一次见到黄少天不出意料是在蓝雨编辑部,黄少天和恰巧来蓝雨编辑部拿东西的一叶之秋吵得不可开交,两个人都是以犀利的语言为特色的漫画家,而他们的吵架内容也不出意外的嘲讽点加满。

常年的宅男生活让黄少天看上去有些单薄,皮肤的颜色是毫无血色的苍白,但那双眼睛让喻文州难以忘怀,明亮的眼里好似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黑暗。

是什么让他画出了那样的作品。

这个问题就这样困扰着喻文州,同时也暗暗决定一定要成为他的责编。

那时候喻文州还没有成为知名的编辑,因为改稿速度的原因,每次只能负责一位漫画家让他在编辑部里没有受到什么好的评价。而那时候的夜雨声烦则凭借着《冰雨》一举成名,夸张的转型让他成为了蓝雨周刊的主推漫画家。

我会追上你的。


----------------------------------------------------------------------------


改稿是漫长而无趣的,而分镜稿的改稿则是乏味的。(分镜稿:只在原稿纸中设计布局,表现出大致内容。类似于草稿一类的吧。)

“我不干了!!!”黄少天真的想摔笔离开工作室,“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我这里啊!你难道没有其他的工作吗?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忙吗?”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黄少天不禁咆哮。


早上便被敲门声吵醒,一夜未眠让他心力交瘁,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探班想不到居然一直坐到现在。而被指责的喻文州微微合起手中的书,笑看着黄少天。

“因为我只需要负责少天就可以啊。”

黄少天听到这话差点没有把手中的钢笔折断,你妹啊要不要这样一点都不脸红地说出这种话啊,我要是女的肯定就直接嫁给你了啊。

看着黄少天没有回话,喻文州便转头继续翻看手里的漫画,书脊上的名字是“死亡之手”,这是黄少天最开始的作品之一。

真的无法想象这个作品居然是面前一分钟也静不下来的黄少天画的。

不大的工作室里只存在着翻书和笔划过纸的声音,因为没有新连载,郑轩早早地便回家休息了,黄少天的笔下画着草稿,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画的根本不是想画的漫画。

笔下,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修长的手指轻搭在手里的书上,微靠在不大但是很整洁的沙发上。

你喵蛋为毛我要画喻文州啊!!!

撕下这张纸用力地团起,投向垃圾桶。黄少天在内心默默咆哮。

很可惜,幸运之神没有眷顾黄少天。当那个纸团不偏不倚地打中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张佳乐附身了,而剩下的时间则是以他宅男的最快速度冲向喻文州。

“轰!嘭!”

杂乱的稿纸从天而降,而黄少天则坐在地上无力地看着喻文州十分冷静地把草稿纸打开。只有现在才为自己工作室里乱堆的稿纸而感到烦躁。

完了完了死定了。

黄少天绝望地闭上眼睛,“这下好了肯定又要换责编了怎么办啊。”此时的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已经对这个认识了才一天的责编产生了依赖的情感。

意料之中的暴怒和摔门声并没有出现,当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则看到了喻文州的笑容。

不是自己熟悉的笑,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表情吧,眼里满满的不是厌恶也不是绝望而是能够温暖人心的笑。

“少天静不下心吗?”喻文州伸手把黄少天拉起。站在他面前笑道。

“诶?这个,那个,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性取向正常的!对的绝对是正常的,不对好像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测试,不过不过这个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个绝对是个意外,我只不过把看到的东西画下来了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对的肯定是因为这样的,所以所以…”

喻文州把手中的漫画卷起轻轻敲在黄少天的头上,“想不出的话要跟我讲啊,毕竟责编就是做这个工作的。”

黄少天不禁看着眼前的人,伸手摸了摸头顶被敲过的地方,“不会很讨厌吗?不会换责编吗?不会…”

看着这样慌张的黄少天喻文州不禁失笑,“刚刚那一瞬间你都在想什么啊。”俯下身子,在黄少天的耳边轻轻说道,“我是要对你负责的啊。”然后无视了黄少天刹那间变红的耳朵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稿纸收拾一下,然后我们讨论一下剧情吧,夜雨老师。”


“说起来一直都很在意,”看向咬着铅笔发呆的黄少天喻文州问道,“少天为什么要画少女向恋爱漫画呢?”

“那是因为最开始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不对不对,身为职业漫画家尝试多种题材是很正常的!”黄少天差点就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幸好没有说出因为你是我心中的男主角什么的。

“那少天有谈过恋爱吗?”喻文州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咳咳… 这个和漫画有关系吗有关系吗为什么要谈这种事情啊喻编,搞得像小女生一样八卦,不是吧喻编,想不到你居然好这口啊。”果断拿下差点被吃掉的铅笔,黄少天微微偏了偏原本看着喻文州的视线。

“看样子是没有了?”喻文州笑着摸了摸鼻子,“这点很重要啊,如果没有看过的话就会变得麻烦很多。”

“都这个时候了喻编你也别再纠结这个了,亲身体验什么的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吧。但是起码我们还有身边的例子可以寻啊。”

“那少天,” 喻文州把手中的漫画合起,放在桌边敲了敲“你最开始的漫画里面的故事,又是从哪里找来的例子呢?”

不出意料,黄少天看向喻文州的眼神变了,收回了玩世不恭的神情,严肃地盯着喻文州,“喻编,我想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不是这个。”

看来不小心踩到线了呢,喻文州心想。还没有到时候吗。

“以现在的行情来看,”喻文州直了直身子,转移了话题“少女向恋爱漫画的读者几乎是被百花周刊全占的,百花的当家漫画家相信少天也是知道的,百花缭乱的特色是对女生的心里描写特别的多,而且往往以急死人的剧情为特点吸引了一批高中生读者,比如说百花缭乱的成名作盛世繁花。”

 “啊这个我知道,估计他们绝对想不出百花缭乱居然是男的,”黄少天见他换了个话题也没有深究,笑容又再次回到了脸上。“所以我说张佳乐是绝对的内心变态,到底是怎样才能画得出那种类型的画,简直比小女生还要小女生。”

“所以这样的话,我建议少天不要往这方面去想。上次的作品是王道的少年漫画,而王道的少女漫画则已经不能画了,所以推荐画的是…” 喻文州顿了顿,“邪道的少女漫画吧。”

“邪道?”对于这个词黄少天显然不陌生,他最开始的作品就是邪道风格,但是邪道的少女漫画?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喂喂喻编,你不会想让我去画百合吧?真对不起这种类型的我驾驭不了。”说着黄少天摆了摆手。

“当然不是,”喻文州笑道,“你可以尝试一下类似于师生恋一类的漫画。以少天的风格肯定能画出让人看着既紧张又激动的少女漫画吧。”

黄少天把左手握拳敲在右手上,“明白了!所谓邪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啊,”黄少天思考了一会儿,“刚刚想到一个话题,使用不择手段希望自己变得能够吸引别人眼球的女主,遇到了玩弄女生感情的男主。这个类型的可以吗?”说着看向喻文州。

 “真的比我想象中还要邪道呢,”看着黄少天一副准备就绪的样子,喻文州补充道,“不过不要画得太过于邪道会比较好。毕竟受众群体是女性呢。先画分镜稿试试看吧。”

还没等喻文州把话说完,黄少天就已经进入了状态。

又是一夜的未眠。


----------------------------------------------------------------------------


喻文州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面前的分镜稿。

使用不择手段希望能够引人注目的女主,玩弄女生感情的渣男主。最后男主被女主断头为结局,凸显了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尽管通篇的画风的确是少女漫画,但是这个剧情怎么就…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少天,”喻文州扶了扶额,看着眼前的漫画家趴在桌子上一副通宵彻夜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让人去打击,“你真的要这样画吗?”

“我知道这个肯定不行的啊喻编。但是怎么办呢,我又不想废弃少女漫画这个题材但是真的想不出更好的内容了。不知不觉就画成这个样子了啊。好像又画回去了的感觉。超邪道的。”

“画回去?”灵敏的捕捉到了一丝重点,喻文州连忙追问道。

“啊…那个啊”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撇过视线,很不情愿的样子,“以前最开始画的时候就这样了,但是好像读者很难接受,果然大众化一点会比较好呢。刚开始不知道被魏老大骂过多少次,如果画的题材不是少年向热血漫的话,很容易画到邪道的方向。就好像那个才是我的特长的感觉。喻编你说,我是不是只能画极端类型的漫画啊。不是超邪道就是超王道。这样下去怎么样才能打败君莫笑啊…”

黄少天像是自暴自弃一样把头埋在手臂里,声音变得闷闷的,

“王道漫画的话其实每个人都能画的,虽然能够保持连载量和连载时间,但是我其实真的不喜欢画王道漫画。冰雨也是这几年的连载说实话我已经画不下去了啊。怎么办啊喻编…原本还想用恋爱漫画过渡试试看其他的但是但是…”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责编,惊讶的发现一直保持微笑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生气的神色,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他。黄少天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伸出手去,轻轻按压着那片皱起的眉头。 手被拉下,紧握在对方的手里。向前的力量迫使着黄少天看向喻文州。

“少天,告诉我,冰雨连载了多久。”静静地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但是声线微微的颤抖着。

“三年。”

“三年了少天,”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触摸着长期握笔而长出的薄茧。

“我没有画过漫画,但做责编也已经快三年了。虽然最开始的时候经常出错,甚至不被周围的人看好,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

看向不明所以的黄少天,喻文州的眼里柔和了下来,“一直以来坚持下去的原因你知道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迷惑的眼睛望向喻文州。“这个和…”未说完的话被喻文州伸出的手指阻挡,微凉的手指触碰在黄少天滚热的嘴唇上,“听我讲完。”

“我看的第一本漫画就是你画的,就是那本死亡之手。真的是完全无法移开视线,从那时起我就很想见到你,”喻文州顿了顿,“准确的说,我想见到夜雨声烦。但是现在啊,仅仅是见到好像已经不能满足我了呢。”

喻文州俯下身子凑到黄少天的耳边,低声呢喃着,“我想永远地拥有你,占有你,想为你的一生去负责。”

抬起身来看到脸已经红到耳根的黄少天喻文州不禁笑了。

“我无法相信你居然是以这种难受的,不愉快的心情画的冰雨。”喻文州摇了摇头,“不,应该是,我无法接受你居然会去强迫自己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少天,我很生气。”

一向冷静沉着的黄少天在感受到喻文州的愤怒时难得的颤抖了。“我…”

“少天,如果你不想画王道的话,不画就是了。没有必要去迁就自己。”

“但是那个类型的漫画根本就不会被看好的!没有人会喜欢夜雨声烦的邪道漫画!”黄少天仅剩的一丝理智终于断了,站起身平视着喻文州,有些自暴自弃地吼道。

“我很喜欢。”喻文州伸手拉过黄少天的肩膀,额头抵到了黄少天的额前碎发,“我喜欢啊,少天。”

“最喜欢了,不论是夜雨声烦,还是黄少天。”


----------------------------------------------------------------------------


蓝雨周刊新连载号《剑与诅咒》夜雨声烦转型大作!


“少天,排名已经出来了,前三话的反响很不错呢,继续上次我们讨论的剧情不变就可以了。”

夜雨声烦的工作室里又难得的热闹起来,新来的两个助手把原本就不大的工作室塞得满满当当的。

“辛苦了,文州。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这次,一定会画出最好的漫画给你看。


END

----------------------------------------------------------------------------

终于敲完了撒花~

好吧其实就是个中篇而已。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各种OOC还请见谅

澳洲这边马上就要放假了然后就有时间去写点文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欢迎捉虫,虚心接受任何评论。

谢谢~

2014-09-15
/  标签: 全职喻黄
2
   
评论(2)
热度(26)
这里梅子。叫法随意。
本性是杂食
掉进全职深坑至今未爬出来,每到边缘就被人一脚踹回去
怪谁呢⊙ω⊙
恩还有就是。。。特别懒!